《論語》解讀全套視頻講解

  • 名稱:《論語》解讀全套視頻講解
  • 分類:國學講座  
  • 觀看人數:加載中
  • 時間:2013/12/5 22:11:59
收藏: 更多
 由孔子的弟子及其后學編集的《論語》,是一部記載孔子言語行事的重要儒家經典。自西漢以來,《論語》所表述的孔子學說,迅速擴展,其影響遍及政治、思想、文化、教育、倫理道德等各個領域,成為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大標識。作者把孔子的一以貫之之道置于先秦人文眷注重心由“命”而“道”轉換的樞紐地位,這使本書獲得了一個解讀和品評《論語》的獨特視角。
 
“述而”篇三十八章,皆在于述說孔子的志尚、情趣、儀容、舉止。其中二十七章屬于“夫子自道”,另十一章則是孔門弟子對先師形跡、神致的片斷追憶。
  “志于道,據于德,依于仁,游于藝”(第六章),這是孔子對自己一生志業的概括,也是對自己所創始的儒家教化終究得以成一家氣象的底蘊的道破。“形而上者謂之道”(《易·系辭上》),“道”見之于人心或踐履中的人于“道”有所得,謂之“德”。孔子是一位有“形而上”追求的人,不過這種對形而上的“道”的祈致始終顯現于切己的“德”的修養,而且,那“道”也絕不就在德性修養者的心靈祈向之外。然而,單就“道”、“德”而論“道”、“德”,孔子的“志于道,據于德”并不能同老子的“尊道而貴德”(《老子》五十一章)真正區別開來,而把二者最后分辨開來的是“依于仁”和“法自然”。“自然”是老子之“道”的導向所在,“仁”是孔子之“道”的導向所在;“法自然”的取向排除了一切人為的價值,“依于仁”卻帶著人的性情自然的根茨把自然引向一種人所向慕的應然。因此,可以說,孔子和儒家之學所“志”之“道”、所“據”之“德”,畢竟是經由“仁”點化了的“道”、“德”,并且,即使是“游于藝”,孔子和儒家之學的“游于藝”所以有別于另一種旨趣的“游于藝”,也正在于這“游于藝”從一開始就籠罩于所謂“依于仁”。
  孔子沒有徑直斷言人性的善惡,但他所說“仁遠乎哉?我欲仁,斯仁至矣”(第三十章)終是隱含了一種認可,一種對人的天性自然中所可能有的“仁”的端倪的認可。如果人的天性自然中沒有這點善根善源,那么“仁”的求取就難免或多或少地指望外鑠,而一旦多少有賴于外鑠,那“欲仁”即“仁至”的話就很難說起了。其實,這里即使不去援引孟子所說“側隱之心,仁之端也”(《孟子·公孫丑上》)以抉發“欲仁”而“仁至”的意趣,孔子對“仁”的端倪內在于人的默認,也可以從他所謂“為仁由己”(《論語·顏淵》)得到印證。
 
《論語》作為一部涉及人類生活諸多方面的儒家經典著作,許多篇章談到做人的問題,這對當代人具有借鑒意義。
正直
其一,做人要正直磊落。孔子認為:“人之生也直,罔之生也幸而免。”(《雍也》)在孔子看來,一個人要正直,只有正直才能光明磊落,只有心中坦蕩,做事在沒有擔憂。然而我們的生活中不正直的人也能生存,但那只是靠僥幸而避免了災禍。按事物發展的邏輯推理,這種靠僥幸避免災禍的人遲早要跌跟頭。
仁德
其二,做人要重視“仁德”。這是孔子在做人問題上強調最多的問題之一。在孔子看來,仁德是做人的根本,是處于第一位的。子曰:“弟子,入則孝,出則悌,謹而信,泛愛眾,而親仁。行有余力,則以學文。”(《學而》)又曰:“人而不仁,如禮何?人而不仁,如樂何?”(《八佾》)這說明只有在仁德的基礎上做學問、學禮樂才有意義。孔子還認為,只有仁德的人才能無私地對待別人,才能得到人們的稱頌。子曰:“唯仁者能好人,能惡人。”(《里仁》)“齊景公有馬千駟,死之日,民無德而稱焉。伯夷、叔齊餓死于首陽之下,民到于今稱之。”(《季氏》)充分說明仁德的價值和力量。
 
宋代著名學者朱熹對此章評價極高,說它是“入道之門,積德之基”。本章這三句話是人們非常熟悉的。歷來的解釋都是:學了以后,又時常溫習和練習,不也高興嗎等等。三句話,一句一個意思,前后句子也沒有什么連貫性。但也有人認為這樣解釋不符合原義,指出這里的“學”不是指學習,而是指學說或主張;“時”不能解為時常,而是時代或社會的意思,“習”不是溫習,而是使用,引申為采用。而且,這三句話不是孤立的,而是前后相互連貫的。這三句的意思是:自己的學說,要是被社會采用了,那就太高興了;退一步說,要是沒有被社會所采用,可是很多朋友贊同我的學說,紛紛到我這里來討論問題,我也感到快樂;再退一步說,即使社會不采用,人們也不理解我,我也不怨恨,這樣做,不也就是君子嗎?(見《齊魯學刊》1986年第6期文)這種解釋可以自圓其說,而且也有一定的道理,供讀者在理解本章內容時參考。 
 
河南福彩22选5基本走势图